隋末之大夏龍雀
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
不得不说,孔颖达一大把年纪,行走天下,的确是桃李满天下,在整个中原,一代文宗的地位让他如鱼得水,也知道教导了多少弟子, 多少学生,多少好友。
“林兄弟,朝中传来消息,陛下准备给科举限制年龄了,超过了一定的年龄是不能继续参加科举的。”烛光下,一个年轻人看着对面的林之栋,目光深处隐隐可见一丝嫉妒,只是很快就隐了下去。
“杜兄,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林之栋迟疑道。
“林兄弟, 这件事情朝野上下早就传遍了,你今日闭门读书故而不知道。”杜成林轻笑道:“现在朝中上下谁不知道,孔氏恶了陛下,孔先生被逼死了,他的弟子盛怀也被逼死了,孔氏门徒都在胆战心惊。连带着我们这些读书人都要跟在后面倒霉了。”
“杜兄,朝中诸公也是读书人,他们是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的。”林子栋的俊脸上露出一丝思索来,摇摇头,说道:“科举乃是朝廷选才的手段,陛下英明神武,朝中大臣都是国家栋梁, 岂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?”
修仙传
“林兄真是笑话。你可知道朝中的大臣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 你真是太小觑这些人的无耻了。”杜成林冷笑道:“就是这些人才会想通过这件事情呢?当年的世家大族们掌握了朝中选才通道,他们想恢复昔日的推举制度, 将自己人都推举给朝廷, 从而断了那些寒门士子前进的步伐。哼,实话告诉你,孔先生、盛怀为什么会死,他们不仅仅是被陛下逼死的,更是被朝中官员、世家大族逼死的。”
“杜兄出自关中杜氏旁支,也是世家的一员,杜兄为何要参与此事?”林之栋好奇的询问。
杜成林面色一僵,很快就说道:“我只是旁支而已,好的位置哪里能轮到我,而且,杜氏早就没落,世家大族中也没有杜氏了,我还是要凭借本事入局。杜氏又能怎么样,杜氏只是一个失败者,朝中的那些大臣们也不会让杜氏重新入局,只有科举,我才有机会。”
“杜兄希望我做什么?”林之栋点点头。
“希望林兄为我们的头领,林兄名扬四海,才高八斗,我等学子都很佩服林兄, 故而请林兄带领我们。罢考。”杜成林双目中光芒闪烁, 说道:“林兄,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。我们身为读书人,就应该身怀正义,岂能畏首畏尾?”
“罢考?”林之栋面色大变,望着杜成林,厉声说道:“杜兄,你可知道罢考是什么罪名?这是朝廷的选才大典,岂能出问题?”
“林兄,这不是你我的事情,而是涉及到万千读书人,我们深受孔先师之恩,岂能以祸福避趋之?朝廷不将我们读书人放在眼中,这如何能行?”杜成林正容说道:“林兄乃是我们学子之首,大家都很佩服林兄的才能,故而请林兄领头。不仅仅是林兄,还有苏兄、卢兄等等都说了。”
林之栋、苏晚风、卢青云号称本届科举最有机会问鼎三甲之人,在这些士子之中,也是很有名望的人。几乎可以说是一呼百应。
“此事关系重大,我还需要想想。”林之栋摇摇头,说道:“孔先生为何会死,盛怀为何而自杀,这里面迷雾重重,贸然下结论非我等所为,就算朝廷下令科举有年龄限制,这也是捕风捉影的事情,不能胡乱猜测。”实际上,林之栋这句话就是在婉拒此事了。
杜成林听了之后,顿时站起身来,冷冷的望着林之栋,冷笑道:“到底是功名利禄动人心,林兄也是受过孔氏恩惠的,没想到今日却是做了忘恩负义的小人,就算是高中状元又能如何,一个失去文人气节的人,日后又如何能为民做主。”
林之栋听了默然不语,好半响才说道:“我想我们连真相都不知道,贸然说孔先生和盛怀之死与朝廷有关,然后就行罢考之策,非我等所为。”
“林兄自有林兄的考虑,功名利禄动人心,林兄此举真是太让人失望了。”杜成林用不屑的眼神望着对方,转身就走。
“真是一群疯子。”林之栋看着对方的背影,顿时摇摇头,再次将面前的书本拿了起来。他认为对面之人或许有一片公心,但也是有私心的,而且,他并不认为这件事情中朝廷有什么错。
杜成林气冲冲返回自己的房间,看见一个相貌清瘦的中年人坐在书桌前看书,顿时冷哼哼的说道:“夏兄,林之栋不想参与此事?现在该怎么办?”
“苏晚风、卢青云都已经答应了,他林之栋就算不答应也没有关系,这是大势,是阻挡大势,都会自绝于士林。”夏鸣听了嘴角含笑:“这么好的机会,他居然不要,让人失望,就算有才又能如何?失去了心中的正义,也是一个有才无德之人。”
“夏兄,这么好的机会,让给了他们,实在有些可惜啊!”杜成林心中有些不甘。
“怎么可能呢?他们虽然领头,但这是我们组织的,天下人都看的很清楚。”夏鸣很有把握的说道:“到时候,全天下都会记得你我的名字。”
“就是担心陛下会震怒,毕竟这件事情与陛下有很大的关系。”杜成林言语之中多有担心。
夏鸣见状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很快宽慰道:“千人罢考,这是何等大事?这将是我大夏的丑闻,就算是陛下也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,相信圣旨很快就会下达。等到陛下震怒又能如何?难道还会杀了我们不成?我们已经声满天下,陛下为了自己的名声,只会找个替罪羊,不会找我们麻烦的。我们近千人可都是朝廷的栋梁,陛下不会为难我们的。”
杜成林点点头,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“这件朝中有大人支持我们,放心,到了最后关头,肯定有人会说话的,胜利属于我们。杜兄,以后这士林中就流传我们的名字了。我们的名字也将名垂千古。”夏鸣又安慰道。
杜成林听了脸上顿时露出潮红之色,双目显得十分兴奋。相比较做官,这种名垂千古的事情才是更加吸引人的。
“哼,相信明日圣旨就会到来的,陛下是不会让科举成为天下的笑话的。”杜成林也认为夏鸣说的有道理,忍不住说道:“还是夏兄高明。”
“不是我高明,而是事实就是如此。这件事情陛下做错了,朝廷做错了。”夏鸣轻笑道:“皇帝乃是开国之君,要为万世楷模,为了大夏的长治久安,需要得到读书人的支持,肯定会默认此事的。”
反叛皇子的御用教师
“此事若是能成功,必定是我们读书人集体的荣耀。”杜成林显得十分得意。
我真的不是原創 自古槍兵幸運
夏鸣和杜成林不知道的是,有些事情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测的,李煜是开国之君,要为万世做楷模不假,但忘记了李煜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,岂会被人要挟。
第二天的时候,朝廷静悄悄的,并没有任何圣旨下达。燕京府只是派人将盛怀尸体运回对方的家乡,传闻出了一些钱财,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补偿。
“实在太寒心了。”夏鸣房间内,聚集了十几名士子,个个脸上都露出愤怒之色。
“诸位,现在局势如此,陛下想必是被奸臣蒙蔽了,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杜成林大声说道:“我等读书为了什么,不就是上辅佐君王,下安百姓的吗?现在朝中奸臣当道。堵塞了言路,我们读书人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岂能后撤?”
“不错,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。朝中肯定是有奸臣。我听说孔先生当初是去见长孙无忌的,见了长孙无忌之后,就回来自杀了,现在长孙无忌又执掌礼部,还是副主考,也唯有此人才能蒙蔽圣聪。”夏鸣眼珠转动。
“不仅仅是长孙无忌,我听说魏徵也扬言说我等不敢罢考,哼哼,我认为,这次就应该罢考,让朝廷见识一下我们读书人的勇气。”人群之中又有人大声说道。
“对,还有魏徵。”这个时候,在座的众人也纷纷响应起来。
“大家都去呼朋唤友,到时候一起去宫门前,求见天子,让天子为我们做主。”夏鸣大声说道。
“对,对。,去见天子。”众人也纷纷应了下来。
“诸位,今日之举,相信日后在史书上肯定会留下记载,我等英名也将传之后世,为世人所称道了,后世的读书人也将以我等为楷模。”夏鸣站起身来,拱手行礼道:“或许我们会触怒天子,但我等读书人就应该声张正义,不能因为权势而使我们忘记读书人的气节。”
“夏兄所言甚是。我自愧不如。”人群之中,一个年轻人叹息道。他就是苏晚风,本次科举前三甲的热门人选。
“苏兄能加入我们,足见苏兄气节。”夏鸣却摇头说道:“世上能够为了正义,而忘却功名利禄者,已经很少了。”
“哼,像林之栋这样的人,岂配为读书人?真是给我们读书人丢脸了。”人群中顿时有人不屑的说道,现在大家都知道林之栋并没有同意此事,一时间谩骂声不绝。
“哼,参加本次科举一共九百五十六人,除掉林之栋之外,不愿意为我们读书人出力的不过二十八人,这些人都是自私自利之人。哼哼,只是他们没有想过,没有我们,这些人岂能参加科举?难道大夏最高的考试,不到三十人参加吗?连进士榜都不够。”卢青云一身白衣,显得很俊朗。
他知道,这二十九个人,除掉林之栋之外,其他的或是默默无名,或是来自偏远之地,或是林之栋的好友,不过他还是很庆幸的,堂堂大夏,岂会有三十人不到的科举考试呢?皇帝难道想在史书上留下臭名吗?
在他和夏鸣等人看来,作为开国之君,首先考虑的是名声,肯定不会这样的事情出现在自己的皇帝生涯中。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这些读书人取得胜利,在科举正式进行之前,皇帝的圣旨肯定会下达。
皇宫中,皇帝陛下静静的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,大殿内,岑文本等人也是默不作声,大殿静悄悄的一片,只有喘息声清晰可闻。
外面有脚步声传来,就见向伯玉走了进来,手中拿着一个名册,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向伯玉手中的名册上,心中纷纷叹了口气,若是不出意外的话,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。只是看着向伯玉手中的名册,让人察觉到事情恐怕有些不对,这名册实在是太厚了,这足以说明这其中的人数之多,让人震惊。
“陛下,这是名册。”向伯玉苦笑道:“这次参加科举一共九百五十六人,其中有九百二十七人决定参加明日的行动。”
众人听了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冷气,谁都没有想到,居然有怎么这么多人参与罢考行动,最后只有二十九不参与,这是何等骇人的事情。
“宋卿。本次科举原本录取多少人?”李煜询问道。
“本次决定录取一百人,其中朱雀王那边是六十人,还有四十人是朝廷的,用来填充西北、中南区域的官宦。”宋正本赶紧说道。
“也就是说,将这二十九人都录取了,连朝廷的名额都不够,更不要说天竺那边了?”凌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样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“正是如此。”宋正本点点头。
“陛下,是不是派人去劝说一下,毕竟这里面还是有一些学生是有些才能的。”长孙无忌感到心累。自己做一个副主考,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录取人数居然比参加考试的人多,这不是笑话吗?以后史书上会如何记载这件事情,自己不是成为笑话吗?
“有必要吗?”李煜将手中的名册丢在一边,冷笑道:“你们认为有必要吗?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