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世詭秘大玩家
小說推薦末世詭秘大玩家末世诡秘大玩家
轰隆隆~~~~~
雨不大,雷声隐隐,烘托着神秘。
同学们大多没带伞。
下了晚自习,住校生顶着校服,纷纷朝宿舍楼小跑。
操场上,程烽小跑,追上魏阳。
“老魏,我给你说件事。”
“干嘛?”
“过去说。”
就近是图书馆,程烽把他引过去。
魏阳跟过来,不耐烦地问:“什么事不能回宿舍说?”
程烽看附近人不多,定了定神,轻声念咒语。
“毕哩勒伐。黑化肥发灰会挥发,灰化肥挥发会发黑。”
“你又作什么妖?”魏阳一脸懵。
程烽很快入了戏。
從島主到國王 都市言情
他一本正经,很严肃地说:“我今天才知道,你是齐天大圣转世。咱们学校北边那个篮球架下面,埋着一根金箍棒。你挖出来,立马能觉醒成斗战胜佛。”
轰~~~~~~
配上程烽出神入化的表演术,这雷声来的恰到好处。
这一次,他没关注老魏的反应,心无旁骛,完全专注于自己。
那份笃定的信念感,再配上咒语加持,无敌,满级。
魏阳意志力很强。
可是这两天,他不断被意识渗透,关于《西游记》的点点滴滴,始终像碎片一样,不断朝他脑海中灌注。这时,他好像被程烽催眠了。
刹那间,两人都呆住,时间好像都停止。
轰~~~~~~
又一击闷雷之后,魏阳回过神。
他说:“你回宿舍,我先去趟操场。”
“你干嘛去?”程烽激动地问。
“我去挖金箍棒。我是齐天大圣转世。”
哒哒哒……
踏着地面浅浅的积水,魏阳转身就跑。
妈呀……
真把老魏忽悠成脑残了?
不不不,这叫心灵净化。
程烽既兴奋又忐忑。
兴奋的是,他完成了老罗的任务,应该已经觉醒为戏者了。
忐忑的是,老魏睡一觉能清醒吗,不会闹出无法收拾的乱子吧?
不会,不会,老罗是老师,肯定不会害学生。
程烽不停安慰自己,这只是小小的恶作剧。
邪君霸寵:逆天小毒妃 西茜的貓
忽然,腹中又是一阵痉挛绞痛。
哇~~~~~~~
程烽吐了出来。出戏以后的负作用。
怕同学看见,悄悄躲进旁边的灌木丛。
这回入戏太深,刚开始疼得肝胆俱裂,慢慢才缓解过来。
顾不上回宿舍,捂着肚子,冒着雨,程烽直接朝老罗家里跑去。
……
一口气跑到罗安道家门前,他才停下脚步。
砰砰砰……
喘着粗气,他敲了门。
很快,门开了。
“老罗,我……”
“别着急,进来再说。”
老罗沉稳冷静,进门之后,递来一张毛巾。
程烽这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被淋成落汤鸡。
草草擦拭头发和脸,程烽说:“我成功了。我让魏阳信了。”
“是吗?”老罗波澜不惊,拿着指甲刀,剪着手指甲,“你确定?”
“这会儿,他应该在篮球架那边挖金箍棒,不信你去看。”
“不用。你给我说说,你怎么演的就行。”
于是,程烽这几天的经过告诉老罗。
老罗告诉他,的确有“意识渗透”这个专业术语。
“你还真行,看来魏阳肯定挖金箍棒去了。”老罗说。
“他不会一直脑残吧?别害了人家。”
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他睡一觉就好。”老罗又埋头继续剪手指甲,“看来,这几天你都把心思放在超能表演术上面了,以后也得好好学习,知识底蕴对表演术也有帮助,特别到了‘戏尊’以上的境界,拼的就是知识了。”
程烽点点头,这时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,他又感觉腹痛。
老罗问:“又吐了吧?”打开电视柜抽屉,取出一个小玻璃瓶,倒出一片酸话梅干,他递给程烽说,“吃这个就行。”
程烽咽下,腹疼立刻止住。
他不可思议道:“话梅干?这就能消除负作用?”
“这不是普通的话梅干。你现在境界不高,小症状,吃它就能缓解。”
“跟你说心里话,那晚我看你用表演术挺酷,现在我觉得特别窝囊。”
“窝囊?怎么会窝囊?”
程烽丧眉搭眼:“老罗,不怕你生气,心灵净化说到底还是忽悠。意识渗透做铺垫,我跟孙子似的,关键它能有什么战斗力?”
老罗终于放下指甲刀,严肃道:“你可以随时让敌人自杀,这难道不是战斗力?”
程烽一愣,心想还真是,超能表演术第一层就如此狠辣。
甚至有点暗黑,可以杀人于无形。
雨,越下越大,打得窗户噼噼啪啪。
老罗又说:“等你运用纯熟之后,那就不需要意识渗透了,连咒语都只需在心中默念,谈什么窝囊?……上次跟你说过,表演术有十大境界,你还记得住吗?”
“记得。”
“从低境界到高境界,你背来听听。”
“戏者、戏士、戏师、戏首、戏主、戏尊、戏宗、戏君、戏霸和戏圣。”
“不错。成为戏者,可以让别人相信你说的任何话。晋级为戏士,你就可以拥有别人的实力。再往上,成为戏师,你就能变成你见过的人,无论男女。”
程烽瞠目结舌,可面对老罗,他丝毫没有怀疑。
“这三层都是很简单的境界。再往上就困难一些。如果成为戏首,你就能变成动物。如果晋级为戏主,你就能变成植物。我就只是戏主,再往上就更难了。”
“第六层,晋级为戏尊,有什么超能力?”
“如果有朝一日,你成为戏尊,那可就了不起了。你不熟悉的人、古代的人,甚至虚偶人物,你都可以拥有他们的能力。”
乍听这句话,似乎很难懂,可仔细琢磨,它似乎有道理。
虽然,超能表演术是借助咒语的巫术,但本质是模仿。
模仿的前提是,熟悉模仿对象的细节。
前五个境界,无论模仿是动物,还是植物,可以亲眼见到。
然而,想达到第六层境界,想模仿不熟悉的人、古代的人、虚拟的人,可没见过,不知道模仿对象的具体细节,谈何模仿?如何下手?
所以,第六层以上的修炼,极为困难。
沉思片刻,程烽自言自语:“要达到第六层,戏尊的境界,只有拼想象力。”
老罗点头说:“想象力不是凭空而来的,前人的经验和想象能帮你找到感觉,所以我刚才说,读书和知识很重要。等你达到第七层戏宗境界,你就可以变成这些不熟悉的人。”
按照之前逻辑,这在意料之中,可程烽还是惊奇。
“如果晋升成戏宗,我能变成雷神吗?电影里面的那种。”
“完全可以,但那种境界很难达到。”
“不对啊,老罗。”程烽凑过去,坐到他身边说,“雷神的电影版本很多,我们都看过,按你的说法,只要配合咒语,不难模仿啊。”
“电影里的雷神就是真的雷神吗?即便是,你知道腾空而起、飞出宇宙的状态吗?你知道真正接触雷电的感觉吗?能感受电影的震撼,并不代表了解,不了解就很难模仿。”
程烽仔细琢磨:“有道理。好比是,知道某个电影演的好,并不代表我也能演。”
“孺子可教。”
“第七层已经这么厉害了,那往后呢?”
“往后就是戏君、戏霸和戏圣。我说的是戏君,不是细菌,not germ。”
“懂。”端起茶壶,程烽给老罗斟满水,“没看出来,您英文还不错,还知道germ。”
“这三层至高境界,我们称之为半神。戏君可以变成风雨雷电。戏霸信手拈来,可以凭空创造各种建筑、山脉,甚至生命。戏圣接近真神,无所不能。”
“细菌”可以变成风雨雷电?程烽呆了。
老罗又道:“当今世上,我只听说过有一个戏霸,至于戏圣嘛,从来没听过。”
刹那间,程烽开了个小差。
娱乐圈的戏霸岂止一个?
他回过神,惊道:“老罗,不是只有你会表演术吗?”
“在江州只有我会,但江州是个小地方,我只是小角色。”
程烽咽了口唾沫,世间之大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
他又问:“老罗,书上的绕口令,真的也是咒语?”
老罗如实说:“那不是,前面的是咒语,绕口令……就是……绕口令。我写那本教案,感觉应该有点包装,表演嘛,显得专业。使用异能的时候,绕口令,你可以不念。”
翻了个白眼,程烽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