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刃蒼穹
小說推薦劍刃蒼穹剑刃苍穹
午夜时分,藏龙谷西北方的山区,李垣坐在一根大树杈上,眺望千里之外的湖泊。
“这又要搞大动作啊!”他心中感叹。
返回藏龙谷的路上,他无意间撞见几个猎龙成员,暗中一路同行至此,发现对方正在集结。
此时湖边已有二十多人,一半是虚空境后期,一半是虚空境巅峰。
这些人大多参与了袭击水云城的行动,实力非常强大。
李垣担心发生误会,悄悄地退到了这里,注视着对方的动静。
这里离藏龙谷的灵石矿只有三万余里,对虚空境强者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近的距离。
他判断这些人在这里集结,是要攻击灵石矿,准备暗中跟着对方,寻找魔龙暗部的线索。
猎龙是魔龙的主要对手,有猎龙的地方,魔龙也不应该缺席。
猎龙的人敛息能力非常强大,距离拉开后,在李垣的感知中只显示出一个虚淡的光点,跟普通的飞禽走兽非常相似,很容易忽略掉。
这是他获得遁影以后,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因此心中产生了一丝危机感。
—如果敌人也有这种手段,自己不是很危险?
他正在思索那些人使用的是哪种敛息方法,忽然全身汗毛炸立,猛地就要遁走,身体却动弹不了。
“不要紧张,我没有恶意!”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,禁锢之力随即消失。
李垣后背冷汗直流,扭头看去,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,坐在自己的身旁。
对方穿着青色长袍,身材修长、相貌清秀,看起来文质彬彬,就像传说中的小白脸。
来人递给李垣一个银色酒壶,轻声说道:“我叫欧阳策,早就想见一见你了!”
“你就是欧阳策前辈?”
李垣接过酒壶,眨巴着眼睛,装出一副傻萌的模样。
欧阳策这个名字,他还是从魔龙成员的记忆中搜到的,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。
欧阳策瞅了他一眼,微笑着问道:“你就是李垣?”
李垣尴尬地拱拱手:“晚辈李垣见过前辈!”
“不用客气!”欧阳策摆了摆手,举起酒壶灌了一口。
李垣有样学样,打开酒壶塞子灌了一口,酒味辛辣,差点呛着。
欧阳策:“我代表全体猎龙同袍谢谢你,若不是你牵制住魔龙明部和数百个邪道高手,雷霆预案无法执行得如此顺利!”
“是前辈策划有方,晚辈不敢居功!”李垣谦虚道。
欧阳策打量他,感叹道:“你真的如此年轻,纵然亲眼见到,还是让人难以想象!”
李垣尴尬地笑了笑,试探着问道:“前辈修炼过时空神通?”
欧阳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身边,这让他极度不安。
对方要是敌人,他这次就在劫难逃了。
欧阳策微微一笑:“是乾坤挪移神通,万里之遥一念可到!”
李垣半信半疑地看着他。
他有多种探测神器,只要有法则波动就能察觉,只有采用时空置换的方式,才能不留一点反应时间。
他就没听说过,乾坤挪移神通也能做到这一点!
欧阳策微微一笑“我确实掌握一些时空法则,还修炼过大因果神通,能削弱你的直觉和感知!”
“前辈会大因果神通?”李垣呆住了。
欧阳策:“你那杀手头子岳父,喜欢到处拉关系,我的大因果神通也来自他!”
“没想到他这么看好你,连宝贝女儿都押上了,这可真是一场豪赌啊!”
他的语气也不知道是嘲讽,还是赞叹。
李垣弄不清欧阳策的意思,不失礼貌地微笑着,并不搭话。
“你用遁影控制探测神器,做法确实很有新意!”
李垣心中一凛,不动声色地看着欧阳策,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!
欧阳策看了他一眼:“四种神器能力各异,用过这四种神器的人,辨别起来并不困难!”
“原来如此!”李垣心中一松。
欧阳策:“五行法则非常强大,你不妨以此为根基,推演适合自己的探测神通,摆脱对探测神器的依赖!”
“多谢前辈提点!”李垣赶紧道谢。
“你在寻找魔龙暗部的线索吧?”欧阳策问道。
李垣点了点头:“前辈可有建议给晚辈?”
“魔龙暗部的首领叫董天元,真实容貌和修为无人知晓,其应该精通化形术!”
“他们就隐藏在这一带,等着内应外合伏击我们!”
“在魔龙的眼中,你比猎龙的威胁更大,只要有机会,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杀了你!”
李垣心中凛然,说道:“多谢前辈提醒!”
欧阳策站起身:“摧毁灵石矿后,我们就会离开此地,趁局面混乱,你有什么事情尽快去办吧!”
说完,欧阳策的身影凭空消失。
李垣暗中运转破妄术盯着他,依然没有发现明显的法则波动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“究竟是乾坤挪移神通太强大,还是他本身的修为太厉害?”
“他建议我用五行法则,推演适合自己的探测神通,这个方法真的可行?”
李垣倚靠在树杈上,想着欧阳策刚才的话,总感觉对方这次过来,主要就是为了说这事的。
丑时初,万籁俱寂。
藏龙谷的矿场上空,突然出现一个五颜六色的旋涡,随即形成一个绚丽的光影磨盘。
磨盘迅速扩大,很快包裹方圆一千多里的矿场,快速旋转。
矿场的护阵扭曲拉伸,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,出现道道裂痕,山岳剧烈震颤,摇摇欲坠。
天地伟力迅速降临,企图抹去光影磨盘,却被莫名的力量排斥,无法阻挡磨盘的转动。
“五行磨盘!”矿场内,一位虚空境强者厉声吼道。
Widnight Banquet
成千上万的人从藏身处冲出来,各种神器飞向天空,却纷纷崩解。
有人想要逃离矿场,出入护阵的通道已经被混乱的法则封闭,冲过去的人全部被撕成了碎片。
李垣躲在千里之外观望,察觉到了熟悉的法则波动,心中很是震惊:“这就是五行磨盘?”
五行磨盘是先天神器,传说可以磨灭一方星域,眼前这个应该只是仿品。
玄域大陆法则不清晰,限制了神器的威能。催动五行磨盘跟天地伟力相抗衡,绝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。
这需要一个熟悉五行法则的人,以自己身体为能量转换器,聚众人之力才能做到。
李垣运转破妄术,果然看见欧阳策伸开双手,静静地悬浮在磨盘中部,周围飘着十几个人。
他反应过来,欧阳策之所以让他以五行法则为基础,推演适合自己的探测秘术,是因为对方就是这么干的。
明白了这一点,李垣对欧阳策的意见终于重视起来。
就在这时,矿场的护阵终于不堪重负,阵基迅速崩溃,声音轰鸣不绝。
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肆虐的五行法则,将阵法内的人撕成了碎末、化为了血气。
突然间,十几道光柱射向欧阳策等人,一起射来的还有十多支两三丈长的弩箭。
光柱和弩箭触及五行磨盘的光影,瞬间化为纷乱的法则,没有造成任何伤害。
与此同时,方圆数千里内响起剧烈的爆炸声,大群的虚空境强者突然现身,展开凶猛地厮杀。
地动山摇、电闪雷鸣,犹如诸神之战,场面令人惊恐。
欧阳策和十几个手下挪移进矿场之中,直奔北侧的一片山区。
众人分立四周,插下了数丈长的金属柱子。
五行磨盘迅速收缩,悬浮于山区上空,缓缓地转动,好似利刃切割地面。
地面剧烈震动,山峰和大地腾空飞起,地面出现了一个方圆二十多里巨坑,边缘光滑如镜。
飞到空中的山峰和大地迅速变小,最终像一张饼似的悬浮在磨盘中间。
“走!”欧阳策等人一闪而逝,同时消失的还有五行磨盘。
方圆数千里内,正在激战的猎龙成员,身上突然光芒绽放,跟着消失无踪。
“追!”有人怒吼一声。
一百多个虚空境强者,朝西北方向瞬移追击。
董天元、石汉海、东郭玉琮、钟雷等人,出现在巨坑边缘,脸色阴沉似水。
“他们何时得到五行磨盘的?”钟雷寒声说道。
没有人能回答他。
五行磨盘这种神器,即使是仿品,也威力过大,不应该出现在玄域才是。
众人也从没有听说过,欧阳策掌握了五行法则。
若是知道这个情报,无论如何都会做一些相应的布置,不会让对方如此轻易的得手。
“通知下去,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留在北地!”东郭玉琮咬牙切齿,“如果让他们逃走,我等再也无力与南边抗衡!”
众人面色严肃,纷纷传讯回宗门召集人手。
灵币不但可以用来修炼,还是阵法和神器的能量来源。
正道宗门生产灵币的阵法,远不如藏龙谷的阵法强大,生产效率只有这里的一半。
最近百年,正道宗门为了刺探阵法的秘密,已经损失十六位虚空境强者,其他情报精英两百多位,始终未能得逞。
今天对方连阵法带地皮全给端走了,还杀光了藏龙谷矿场的上万名矿工和技师,以及近百名虚空境强者。
这个后果实在太严重,严重到无人能承担的地步。
仅仅十几息的时间,三百多位虚空境强者,就赶到了附近,加入对猎龙的追杀。
各宗门还有更多的强者正在赶来。
欧阳策带领近百位猎龙高手,摆成一个紧凑的圆形,彼此气机相连,像一个风火轮似的瞬息千里,直奔西北方向的海域。
邪宗的一百多位虚空境强者,通过传送阵和神级传送符赶到前方,迅速封堵过来。
欧阳策等人稍微调整方向,朝人数较少的方向瞬移。
邪宗的十几个虚空境强者见状,立刻排成一线,占据了有利地形。
寻找卡米莉亚
双方快速接近,邪宗的两位虚空境巅峰的老者,突然扔出了两个脑袋大的神雷球。
震耳欲聋的巨响中,密集的闪电覆盖方圆数十里的天地,无数草木瞬间成灰。
欧阳策等人的身影突然变得虚淡,就像遁入了另一个时空,转眼间离开雷区,到了众人面前。
近百人同时挥手,前方空间破碎,六个虚空境强者当场毙命,其余的人瞬移避开。
欧阳策等人瞬移而去,转眼间到了数千里外。
董天元等人一闪而至,随即再次消失,快速接近欧阳策等人。
大半个时辰后,赶来的邪宗高手已达千人。
欧阳策等人连续遭到数十人规模的狙击,逃跑速度终于被遏制住。
他们突然掉向,直奔数千里外的凤凰城,撞破了城市护阵,占据了城池。
仅仅几息时间,董天元等人就率领上千个高手赶到,包围了凤凰城,布下了三重封印大阵。
凤凰城有五百多万人口。
城内的传送阵被摧毁,驻守的十几个虚空境强者,第一时间逃出了城。
董天元负手站在高峰上,遥望着城中高塔上的欧阳策,淡淡地说道:
“久闻欧阳兄大名,今日方能得见,殊为不易!”
欧阳策背着双手,神态悠闲,微笑着说道:“你就是董兄吧?欧阳神交已久,今日终得一见,何其幸甚!”
董天元:“欧阳兄近来在北地忙碌异常,我等一直未能好好招待,今日机会难得,何不出来喝上一杯?”
欧阳策:“外面条件简陋,城中有酒有肉,董兄何不进城来,你我一醉方休!”
就在这时,又有十几个人赶来,分散于城市四周,占据了制高点。
董天元语气微冷:“董某好意相邀,欧阳兄却推三阻四,这并非做客之道!”
欧阳策摇了摇头:“董兄请客无诚意,这酒不喝也罢!”
董天元:“你今日不喝,以后怕是没机会再喝了!”
欧阳策:“这城里有数百万民众,你难道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屠城不成?”
“他们是北地民众,死得其所。”董天元语气平静。
“何况他们也不会白死,我等会用十倍百倍的南人,为他们陪葬!”
“果然已入了魔道!”欧阳策叹息一声。
就在这时,董天元的心中响起一个声音:“四海宗的水狼岛、黑蟒岛、泽远岛遭到袭击,数万宗众死亡,数十座药材库被烧毁!”
董天元脸色变得凌厉起来,眼中杀机弥漫。
就在这时,心中声音再次响起:“天欲宗的传功殿被摧毁,十多位传功长老战死!”
董天元遥望着欧阳策,脸上布满寒霜。
到如今,邪道七大宗门全部遭到袭击,猎龙的刀子全扎在了各宗门的软肋上,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和挑衅。
凤凰城已经被层层封印,欧阳策却依旧收到了讯息,他微微一笑:“我送的这两份见面礼,董兄可还满意?”
董天元一声不吭,猛地举起了手,数十个虚空境强者取出神雷,蓄势待发。
最后赶来的十几个人,各自取出一把黑色长剑,悬浮在头顶上空。
黑剑迅速变大,散发着幽光,彼此遥相呼应。
董天元正要下令进攻,城外陡然光芒绽放,同时响起可怕的巨响,跟着出现数十个黑洞,景象无比恐怖。
瞬息之间,围在凤凰城周围的上千名虚空境强者,陨落了三分之一,众人疯狂挪移逃离。
就在爆炸产生的一瞬间,凤凰城的猎龙成员同时朝欧阳策瞬移,跟着消失无踪。
欧阳策身上出现一套金甲,散发出照耀天地的光芒,方圆数百里的空间突地扭曲了一下。
欧阳策一步跨出,无视三道封印神阵,钻进虚空消失无踪。
董天元等人出现在欧阳策消失的地方,连追击的方向都无法确定。
“时空法则,他穿的是破域神甲!”东郭玉琮咬牙切齿,愤怒异常。
董天元脸色青一阵白一阵。
凤凰城也是陷阱,己方布下的三重封印阵法,成了欧阳策等人的护阵。
一 拳 超人 最強 之 男 破解
重生 娘子 在 种田
这一次交锋,由始至终被对方牵着鼻子走,一败涂地!
黑煞宗和孔家对魔龙的控制权,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挑战了。
很多强者看了一眼董天元等人,一声不吭地传送离开。
短短几天之内,死了四五百位虚空境强者,这是正邪南北分治以来,从没有出现过的惨败。
众人的心中蒙上了浓重的阴影。